澳大利亚山火中获救考拉重回森林
来源:澳大利亚山火中获救考拉重回森林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4:50:21
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

说起福奇,大家或许感到有些陌生。但若是提及前一阵那个站在特朗普身边捂嘴偷笑的男人,或许都还印象颇深。

从艾滋病、非典、猪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、埃博拉,直到此次新冠,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,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、可操作性的建议,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。

就在一周前,特朗普仍然流露出些许乐观看法,甚至扬言“4月12日应重新恢复社会常态、激活美国经济”,这显然和福奇的防疫主张背道而驰。

极右翼的泼污和特朗普的摇摆

据“今日美国”报道,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9%,比疫情刚开始暴发时上升了5%,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。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显示,特朗普支持率为47.3%,也是其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。《华盛顿邮报》、福克斯新闻、路透社等媒体机构的民调数据也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疫情期间有了明显上升。

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、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,更是个关注社会、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。

许多保守派人物无法容忍福奇主张的“为防疫需要不惜让经济和社会暂时停摆”意见。

从美国社会文化的角度而言,美国人民的价值理念是个人利益至上,他们崇尚自由、崇尚自我,所以不喜欢戴口罩,也不喜欢被管控。因此在美国是没办法实施全面封锁举措的。即使是在很多州市实施居家隔离令,很多人可能也不大愿意遵守,无法起到在其他国家那样的防疫成效。

3月30日,福奇对媒体表示,特朗普“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”,呼吁媒体不要渲染“我和总统的‘较量’”;一天后,特朗普的“好人论”也应运而生。